Archive for the ‘My Feelings’ Category

拍賣人生

最近除了忙著加班、忙著上課,
莫名其妙就又多了一個任務, 忙著清理東西。

有時候, 在某些程度上, 每天和你一起工作的同事會很了解你的某些特質,
雪娥就說過, 公司就幾個像我這種脾氣的,
明明最後還是會把事情很負責的完成,
但還是會先不爽的發頓脾氣和口出惡言,
在我對我媽發了脾氣之後,
我還是得乖乖的去做。
其實另一方面是, 我妹非常積極的清理我家亂七八糟堆放的東西,
這讓我突然想起在內蒙志工團員的話,
有時候我們不需要去要求別人做, 自己先把自己做好, 別人就會跟著你做,
真機車, 我就這樣被吃的死死的。
不過其實沒什麼好抱怨的, 因為這件事其實我本來是要在 4 月底回台灣的時候開工的,
只是人還沒踏到台灣的土地, 就被公司同事抓回去幫忙了。
雖然是為了房子一直漏水要整修, 但也似乎正 push 著我去完成這件事。

清東西這件事, 在經過一些思考之後, 你會發現它學問很大,
這是我為什麼一直想找時間做這件事, (雖然我還是不斷的在買書),
連美恩曾經在"我睡了81個人的沙發“這本書中說過,
「人真正需要的東西其實可以很少, 如果那包行李可以讓你撐上一星期, 就可以撐上一年」,
如果你看過電影:拍賣人生, 如果你什麼都捨不丟, 捨不得放下,
那你的混亂生活永遠都不會重新開始,
小鳳上次整理東西時, 在 Facebook 留下的訊息也讓我思考這些問題,
事實上, 你從小到大的過程, 書籍、CD、DVD、電影票、演唱會的票,
這是你的一生, 你的紀念和回憶,
但是當你死後, 什麼也帶不走。

人生確實需要的不多, 但想要的很多。

在我去了一趟內蒙當志工, 認識了一群半生半熟的團員,
經過他們的分享, 當下你覺得沒什麼, 因為這些想法和概念都早已存在你的內心裡,
但等待時間發酵, 你會感受深刻,
在台灣, 其實你什麼都不缺, 但你還是覺得物價上漲、油費、水電費讓你心煩,
覺得自己繳不起房貸, 覺得存不到錢, 覺得生活很困難,
但是事實上, 你根本就沒有經歷過什麼叫做生活很困難,
我們的上一代, 上上一代或許才經歷過那樣的生活。

我一直想助養一個孩子, 也許是想滿足我十幾年前放棄過的那個權利,
也許只是覺得幫助人向來讓自己覺得快樂,
幾年過去了, 我的捐款持續著, 但我從來沒有真正去做這件事,
因為我總覺得自己收入不夠穩定。
今年報稅時, 我發現光是捐給世展會的捐款就已超過一年助養一個小孩的數目,
這還不含我會捐給各動物保護機構的數目,
後來我自己想想, 也許我再省一點, 這沒什麼不可能,
雖然我不像很多人, 可能省下的是每個月的置裝費,
但我一定有辦法付起助養費。

其實我忙到不記得自己生日快到了,
但不小心 Facebook 的朋友會提醒我獅子座的生日到了,
前天法文課老師一個一個的問生日,
再加上信用卡的繳費時間,
讓我不得不記起自己的生日,
在我整理掉所有的捐款收據之後,
在生日的前一天, 我選了一個國家, 助養了一個女孩。

—–

如果你也想助養孩子, 有兩個選擇, 一是世界展望會, 另一是家扶基金會, 你可以上網看介紹, 做出你的選擇。

廣告

臨終照護

謝謝你們因為我在 Facebook 留了一句話:「人生。有些時候讓人很迷惘…..」
而關心我怎麼了,
我有點悶悶的是因為我奶奶狀況不太好, 相隔一個多月,
她瘦了很多, 上次她還能發出硬朗的笑聲, 現在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而老實說我和我那固執的老爸對於臨終照護的想法不太一樣,
我看過臨終照護的書, 也送走過皮蛋,
我比較支持三叔的想法, 這無關對錯或者孝與不孝。
人活著為了希望和快樂, 已經沒什麼食慾有想吃的東西還不能吃那多麼痛苦,
皮蛋離開前, 只要她有辦法吃, 我什麼都讓她吃,
比起看著她什麼都沒辦法吃, 我的心裡更舒服。

我妹也覺得不開心, 因為我爸和我媽為了什麼對奶奶最好吵架,
(雖然他們本來就很愛吵)
同時我昨晚覺得我媽把對我爸的氣用在拿我生命開玩笑很可怕,
雖然我的小藍時速有限, 但一路下滑陡山路,
轉彎都不降速, 而且車子不是我在控制, 很可怕耶!!

(而今天一回家才吃一口麵, 爸爸就電話來說奶奶又跌倒了)

FlyingV

你的創意。你的設計。你的夢想。

這是個好平台, 是個台灣需要的平台。

有一天我也許應該也會在這裡尋求大家的幫助。

大家覺得值得、在意、願意贊助的就幫幫忙吧。

FlyingV

油電雙漲, 所以呢?

我在去澳洲前習慣性的看晨間新聞,
了解全世界的股價狀況、氣象和一些新消息,
然後和朋友同事討論, 那時朋友們說我很熱衷政治,
我總是回應我關心的是民生和經濟。

到澳洲之後, 需要習慣新生活,
配合澳洲使用網路的習慣,
每天上網查基金狀態、看新聞漸漸遠離我的生活,
更不用說是上網看好笑無聊的文章和影片了,
你要學習在澳洲生活, 學習他們的手勢、用語和習慣,
要把感官打開, 所以沒時間整天在網上混,
我的 Blog 也是因此漸漸失去經營的。
但是在當時, 我也更能體會到朝貴老師的想法和理念的重要。
我向來是個很依賴網路查資訊的人,
但事實上我到現在都不懂網站做的花俏的意義是什麼。

前陣子有議題炒得沸沸揚揚的, 剛好也在世界地球日後不久,
也是我真正寫下這篇文章的時間點,
在我完成這篇文章後, 才不小心發現原來有民眾在總統府前抗議,
油電雙漲弄得越來越政治化,
大家不是在討論事情, 而是在批判問題,
我在想大家在工作上遇到問題時也這樣處理,
公司要怎麼活下去, 同樣的, 國家呢?

其實政府要解決的問題不在油電雙漲,
而是根本的問題, 那是要釡底抽薪的事,
也就是整個台灣的就業狀況和經濟體質。
但台灣面臨的狀況是物價在漲, 薪水卻十多年不漲。
你絕對可以抱怨、可以抗議。

但資源的有限和能源的價格與綠能之間的取捨是一回事,
這是全世界所有國家都在面臨的狀況。
也是我想要分享的, 換一個角度想這件事,
關於節能, 你做了多少?

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家怎麼節省資源,
節省資源對我而言向來就不是跟錢有關的議題,
但我不這麼做, 我心裡既不舒服也過不去。

很多朋友知道我家是頂樓又是西曬,
夏天待在家裡的悶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但是我夏天開冷氣的次數用 10 根手指數絕對數得出來,
而且我家冷氣不開低於 27 度,
包含連我家皮蛋還在的時候都是這樣。
這不是叫大家跟我一樣, 而且每個人的體質都不同,
而是讓大家思考一下,
在過去, 我們沒有電、沒有燈、沒有冷氣、沒有暖氣的時候,
人類是怎麼生活的, 有時候把生活回歸到純樸一點沒什麼不好。

在台灣, 幾乎沒在使用戶外的溪水洗衣服、洗碗了,
洗衣機每洗一次衣服, 會排三次水,
在我們家, 洗衣機最後一次排出來的水會收集起來,
這些水會用來沖比比在陽台的小便,
會用來澆花, 會用來拖地, 會用來沖馬桶。
有時候, 我洗菜、川燙過的水我也會冷卻之後收集起來做上述用途。
洗澡洗頭時蓮篷頭沖下來的水也是。

由於我家公開的那間浴室電燈有時候會感應不良,
我也習慣了在黑暗中洗澡、洗頭。

我家一直有捐款的習慣,
我會一通一通打電話去請財團法人組織不要寄紙本雜誌期刊過來,
我覺得這樣的宣傳方式實在是很不環保。

上一次我寫到關於環保的文章已經是很久的事了,
那也表示, 有很多的動作對我而言都已經是習慣,
而且不那麼做, 我會全身不舒服,
用環保筷, 不跟店家拿衛生筷的習慣已經養成超過五年,
但我現在的習慣是公司放一副, 但不會帶在身上,
原因是因為台灣現在店家內用提供衛生筷的已經大大下降,
而外帶我不會跟店家拿衛生筷。

還記得五、六年前去澳門旅行帶環保筷還被同事笑,
現在和我媽去吃飯用衛生筷竟然還被我媽唸。
但我今年確實很莫名其妙的用了很多衛生筷,
在北京旅行時, 在攤子買東西用的都是衛生筷,
在內蒙也用了好幾次, 在外面上訓練課程也用衛生筷。
自己想來都覺得不太安心。

我必須說, 我仍然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但我每天中午去買便當,
我會儘量自己帶塑膠袋, 帶保鮮盒去裝。

除了在山上, 大家一起製造的比較大量的垃圾,
如果是我自己的垃圾, 我一定會把可回收的帶回家回收,
因為我家裡做回收已經做很多年了,
保特瓶我絕對不會丟在垃圾筒, 況且現在台灣幾乎都有分類回收筒,
在北京, 我都還特地跑到觀光景點把保特瓶給拾荒的,
我們沒辦法掌握, 這個回收的流程接下來是如何走下去的,
但至少我們能做到我們能做的。

你們呢?
在有限的資源裡, 你們如何節省水資源、用電呢?
大家可以先思考一下這件事。

我回來了

我的 Blog 確實荒廢很久了,
在澳洲的生活, 我因為太懶,
加上那段時間比較多私密的記錄,
札記常常寫寫放在電腦,
沒再整理更新到 Blog,
硬碟掛了, 所有東西也都隨之消失,
從那時開始的旅遊札記,
也總是有頭沒尾。

今年初, 我離職之後開始了一趟訪友之旅,
這趟旅程中, 讓我有時間重新回顧,
我過去寫下的東西,
我也覺得很抱歉, 過去很多人是我的 Blog 訂閱者,
甚至有些新來認識的新朋友會很認真的從我的第一篇文章看到最後一篇。

但自從那年我離開職場, 前往澳洲,
我的生活改變了, 也因為澳洲網路環境的關係,
我就沒辦法好好經營我的 Blog,
漸漸的也越來越忙碌。
如今我將繼續經營它, 且盡可能的補回過去遺漏的。

大馬-Perth 訪友之行 Day 5

昨晚雖睡得不好, 很冷又被日本人吵得睡不著,
於是只好起床、上網、吃早餐、收拾行李,
臨要離去時, 和隔壁洗完澡的室友終於講上話了,
原來她不是澳洲人, 她是法國人, 上一站是 Perth,
她指著我的書「我回來尋覓你」說這是本好書,
(因為紀優.穆索的書在封面上有原法文書名)
很有趣吧!我一直想找機會和她聊天,
最後是即將要離開時因為一本法國翻譯小說的牽線:)

由於知道她週五要去馬六甲, 我也順利問她是否訂了 hostel,
她說訂好了, 想說如果她還沒訂,
可以介紹 Howard 的 Ringo’s Foyer Guest house 給她,
這也是我之前一直想跟她聊的原因之一,
她行李中有澳洲購物袋, 和其它人聊天時說她從 Perth 來,
週五又要去馬六甲, 實在很多話題可以聊。

***************

今早因等待著室友睡醒好收拾行李, 於是上網瀏覽一下 FB,
大哥 po 上麥子計劃的最新消息,
最近由於朝陽校慶快到了,
許多同學、老師的連結好像又重啟了,
大哥的 po 讓我突發奇想的想到老師和小妹學校,
或甚至小妹的更多朋友的學校, 可以推廣出去,
這個念頭一動, 我開心的不得了, 馬上寫訊息給老師和小妹。

其實我是個很偏執的人, 小時候老師給我的評語是「擇善固執」,
長大之後, 雖然知道事情沒有一定的是非對錯,
就像某部老香港電影在探討毒品(還是黑社會)的市場機制一樣,
但我相信,
我認為對的事也許並非所有人都認為是對的,
而我認為錯的事, 大多數的人也不認為那是對的,
如果你夠了解我, 就會像小鳳一樣同意,
我是那個我認為對的事, 我一定會去做,
我認為不對的事, 我絕對不可能會去做,
所以,
推廣麥子計劃既不是在幫楊大哥, 也不是在幫野樵,
它只是我覺得對的事而且值得我這麼去做,
如果要說真的是在幫誰,
那就單純是在幫朋友們更加認識你們生長的這塊土地。
很多人都看過 Steve Jobs 的那段演講吧!
他說過 你不會知道你當下學習到的東西, 什麼時候會用到,
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 你就將它用在了某個地方, 且對未來造成了什麼影響。
或許我並沒有多認同 Steve Jobs 帶給世界的是多麼正面的影響,
但他的這段話非常有道理。
在 100 個聽者中, 只要有其中 1 個人能對台灣的土地、自然生態人文有感觸,
這樣就夠了, 你永遠也不知道那個人最後能幫台灣或這個世界什麼忙不是嗎?

*******************

從 KL 往馬六甲的路途異常順利, 看著高速公路沿途滿滿的椰子樹,
竟讓我有看到台灣滿山坡地的檳榔樹的錯覺。

到 hostel 之後看到 Howard 異常開心,
他還是一樣帶著想出門的住客一起去吃午餐,
回答著住客所有關於大馬或馬六甲的問題,
向他們述著說關於大馬或馬六甲的一切,
那麼的親切, 那麼的熟悉,
縱使 Ringo’s Foyer Guest house 和三年多前已大大改變。

今日花費:早餐 $5 or 6RM(其實我忘了), KL → TBS $2RM, TBS → Malaka sentral $9RM,
Malaka sentral → Malaka 市中心 $1RM, 午餐 $3RM(飲料錢 $2RM, Howard 出)

大馬-Perth 訪友之行 Day 4

今天的比賽 2:00PM 才開始, 那個地點一定要搭 Taxi 才到的了,
前一天的狀況連連, 和浪費了一些 Taxi 錢, 一直在讓我思考要不要繼續,
雖然今天我很肯定地點絕對是對的了, 但仍不免猶豫不決,
時間也是一個因素, 到達那裡之後所要面臨的未知狀況是另一個因素,
後來只是一個信念讓我決定走吧, 那就是你朝夢想的路上前進時, 會在最後一天試都不試就放棄嗎?
早上我醒了之後看了點書, 又繼續昏睡, 照我目前的狀況, 有點上火, 也不太敢喝啤酒。
約 2:00PM, 準備出發時, 外面竟下著大雨, 比前一天的陣雨還大一些,
我確定了比賽會延後開打, 由於天氣是很難掌握的因素, 而它對我而言也是一個徵兆,
所以我決定不去了, 真有趣, 我在 KL 停留的目的竟然完全沒有達到,
也沒關係啦, 我可以跟你們分享這間我還蠻喜歡的 backpackers 耶。

**************************

紀優.穆索或許是個蠻有名的作家,
但說真的, 在 Vivien 詢問我之前, 我根本不知道有這個人,
我運用了工作的關係詢問 Wendy,
畢竟她之前工作是負責製作電子書,
得到的結果是台灣的出版商是皇冠, 並非國外的出版社,
台灣的出版商難以取得國外作者的版權, 相信做圖書這行的都知道,
因此不可能會有電子書, 於是電子書沒了下文,
但 Vivien 看來很喜歡這位法國作家的作品,
於是她託我買了好幾本寄到澳洲,
出發前我一直考慮是否要直接帶過去, 順便閱讀也省了我再帶書在路途中閱讀的重量。
事實上在出發前, 我閱讀完了其中一本,
在 Vivien 告知我, 她會付接機費時, 我決定 5 本一起帶過去,
這是我讓 Vivien 付接機費的回饋。

我不覺得紀優.穆索的書可以一本接著一本看,
他的書會讓人陷在裡面, 讓人思考, 引人省思,
就像一部好的電影那樣。

「你會在嗎」看到中段時, 我以為和日本作家山本文緒的「藍,或另一種藍」類似的故事,
誰知看完後, 我有些拉不出自己, 印象中, 「藍.或另一種藍」沒有給我這樣的感受,
因為「你會在嗎」會讓你一直思考著還有多少種可能性, 以及這些可能性所造成的狀況, 以及這會是最好的選擇嗎?

我停了幾天, 忙著公事, 出發後我才又開始看第二本, 「我回來尋覓你」,
寫了這麼多, 其實我想說的是書中的的一句話:「智慧從來就不是擺在盤子端來給我們的, 不然它也就不叫智慧了」。
多麼提醒人的一句話。

今天花費:午餐 $10.8 RM